永安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对我们的文字察言观色

发布时间:2019-10-14 05:14:44 编辑:笔名

对我们的文字“察言观色”

语言是思想的外壳,文字是文明的载体。从杨一铎的《文字的奥秘》,到王元鹿的《汉字中的符号之美》,再到蒋勋的《汉字书法之美》,抑或是由国家图书馆中国记忆项目中心编写的这本《我们的文字》……有关文字研究、文字讨论、文字文化出版的勃兴,显然成了当下社会文化生活中的一道奇丽风景。

众所周知,“文化记忆理论”最早是由德国学者扬·阿斯曼提出的。文化记忆是指一个民族或国家的集体记忆力,通常是一个社会群体共同拥有的过去。譬如,法国作家都德的《最后一课》曾让人们深刻地认识到:语言文字承载着一个民族的历史与文化,是唤醒民族意识、增强爱国意识的有力武器。从这个意义上说,文字的出现,不仅打破了时间、空间对人的局限,更使人类在生产生活过程中获得知识、经验教训及思想观念,实现了信息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地域间进行的交流和传播。而囊括了30余种民族文字的起源演变、60余个非遗项目的现状、300余幅国家图书馆珍藏图片的《我们的文字》,无疑是对中国文字流变历程的一种独特的“察言观色”。

任何一种文化,只要它的文化记忆还在发挥作用,就可以得到持续的传承与发展。相反,文化记忆的消失也就意味着文化主体性的消亡。文字是文化记忆传承的重要手段,汉字则是中华文化记忆的重要媒介和载体。《我们的文字》的第二章“中国文字大视野(上)”参考了历代典籍文献、神话传说、古文字以考古学成果对汉字的起源及其与汉民族、中国文化的紧密关系作了论述,以彰显汉字的文化学意义。而在对中国汉字流变进行梳理的过程中发现:汉字不仅仅是一种记录语言的工具,它还是一种记录思想、观念与文化的符号。换言之,汉字不仅承载着民族思维,我们还可以从中看到中国历史上的文化现象、文化观念、文化特征,进而找到中国文化形成与发展的脉络。

历史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这条河流经之处,一些东西会被裹挟而去,一些支流可能会逐渐枯竭甚至干涸。在中国历史上,一些活跃一时的民族不见了,其语言、文字也随之消失了。英国籍着名哲学家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曾说:“早期的文化将变成一堆瓦砾,最后变成一堆灰土,但精神将萦绕着灰土。”漫步于历史的断墙残垣间,不时地捡起那些被遗弃的刻有文字的碎瓦,脑海中突然浮现古代民族战火纷飞、饱经风霜的历史长卷。突厥文、回鹘文、察合台文、于阗文、八思巴文、西夏文等文字,虽然现在没有多少人能辨认,但是用这些文字记载下来的历史文化,同样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值得人们去珍视和反复研究。

微店怎么做推广
怎么开通微信小程序
门店收银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