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绍兴乐客多已与房东终止合同多起官司正审理

发布时间:2019-07-05 19:21:59 编辑:笔名

绍兴乐客多已与房东终止合同 多起官司正审理联商

位于华联国际商贸城的柯桥乐客多原址将于“五一”迎来新“东家”——杭州华润万家超市。只不过,事态的进展并非原先热传的“华润接手乐客多”,而是华联国际商贸城在和乐客多终止合同、收回物业以后的重新招商。根据获得的消息,昨天华联国际商贸城已与杭州华润万家超市集团谈妥租赁合同的所有内容。 与此同时,华润即将进驻市区乐客多原址的消息也得到确认,但具体开业时间还在协商中。 至此,市民对于绍兴两家乐客多何时重开的关注可以暂告一个段落。现在人们最关心的是,乐客多拖欠供应商的几千万元货款何时能够真正到位?据了解,与乐客多有关的600多起拖欠货款引发的官司,目前正在紧张审理或调解中。由于乐客多有关负责人不知所踪,法院寄去的各类法律文书均因无人接收而无法送达,因此,拖欠货款是否能如数清偿给供应货,目前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谜。 A 房东收回物业重新招商乐客多想找下家力不从心 3月15日,这是一个让绍兴乐客多的供应商们充满期待的日子——根据超市方的承诺,这一天,他们将把拖欠供应商的货款全部结清。 但是,随着这个日子日渐临近,供应商缪某的心情却没有感到丝毫轻松。因为缪某知道,根据乐客多目前的状况,想要清偿所有债务,似乎有点信口开河的味道——绍兴两家乐客多公司曾寄予厚望、想通过下家接手来清偿债务。现在看来,这条路似乎已经走不通了。 终止合同,收回物业,重新招商。这是缪某2月23日从绍兴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上得知的消息。当日,柯桥乐客多的房东——绍兴县华联国际商贸城拿到了绍兴县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自2006年1月1日起,华联国际商贸城与乐客多的投资方——上海世琥仓储有限公司于2004年4月2日签订的房屋租赁合同(租期15年)终止。 这一判决意味着,柯桥乐客多已没有资格再将自己“出让”——乐购也好,家乐福也罢,即使人家有心“买”,乐客多也已经无力“让”。 这显然是不少期待乐客多找到下家来清偿债务的供应商不愿看到的。因为眼前的事实,无疑是当初设想的几种结局中最糟糕的一种:被法院查封后的乐客多只能通过变卖内部设施来清偿债务,而这部分钱,对于所欠款项来说显然是杯水车薪。 “乐客多要找接手的下家,必须是在关门之前,因为如果他们不拖欠房租、照常履行合同,业主方就不能告他们违约,他们还可以利用点资源的优势找到下家。而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业主迫于无奈收回了物业,乐客多就没有了话语权,找接手的下家更是无从谈起。”华联国际商贸城有关人士认为。 和柯桥乐客多状况异曲同工的是,早在去年年底,经法院调解,市区乐客多的房东——塔山市场公司也与乐客多终止了合同。“乐客多未能撑到下家接手时就停业,收购方案就只能夭折。目前乐客多的资产就等着法院评估拍卖,然后按有关法律规定清偿给供应商等债权人。” B 法律文书无法送达600多起官司如何了结 去年10月,绍兴县人民法院开始审理供应商起诉乐客多拖欠货款的第一起官司。然而从审理第三起官司开始,乐客多方(当时已关门停业)就不再派人出庭,法院的相关法律文书无法送达。为此,法院方面曾将相关文书寄至乐客多上海总部,但也因无人接收而被退回。 “这是乐客多案遭遇的最大难点。也就是说供应商找乐客多打官司,忽然却发现找不到对方了。”法院有关人士介绍说。 去年11月,市区及柯桥两家乐客多门店因遭供应商“逼门”歇业后,超市的供货商便陆续向法院起诉,追偿货款。这些案件涉及的货物包括纸品、熟食、调味品、副食品、鞋类等,涉案金额从几千元到几十万元不等。截至目前,全市法院共受理乐客多超市欠款案600多件,涉案标的高达3000多万元。 据承办法官介绍,目前这些案件中,有的双方已达成调解协议并进入执行程序,有的则已作出缺席判决,正等待判决书3个月的公告送达,还有一些仍在继续审理中。 了解到,为维护债权人利益,法院已冻结了乐客多的有关银行账户,查封了其全部资产。然而,这部分资产远不足以抵其所有债务。如绍兴县人民法院查封的柯桥乐客多财产,其实也就是一些货架及内部设施,总评估价值不超过600万元,而目前绍兴县法院受理的乐客多拖欠货款案,案值就已有近2000万元。 另据了解,眼下绍兴县相关部门正在积极协调,打算对这部分资产进行评估后挂牌出让,以此来清偿部分欠款,解决供应商的燃眉之急。 有业内人士指出,供应商要想最大程度地挽回损失,还有另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请相关部门审计乐客多资产,追查所拖欠的几千万元货款流向。一般来讲,造成乐客多绍兴两家门店几千万元资金窟窿的原因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经营亏损,另一种是转移或抽逃资金。而从两店经营情况来看,亏损几千万元的可能性似乎不大。而如果是乐客多将绍兴的资金转移到上海,则属于违法行为,债权人有权请相关部门介入追查。另据这位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上海有关部门已采取措施,介入调查“乐客多事件”。 C “大超市”快速“凋零”扩张过快是主要原因 南北干货供应商张经理和乐客多浙江4店均有生意往来。当初他之所愿意支付高价进场费在乐客多占领一席之地,完全是被其招牌及显赫背景吸引——乐客多身后有银泰百货、新希望等几大财团撑腰,更重要的是,乐客多集团总经理沈建国当初带领乐购30多名高层一起跳槽乐客多,其本人的口碑和知名度也无形中增加了“乐客多”品牌的“含金量”。 曾身列中国零售业“三剑客”之一的沈建国,何以到了乐客多,就败得如此惨烈?各方说法众口一词:扩张太快。 乐客多的不稳定在其高速扩张时就埋下了隐患。两年前,乐客多踌躇满志,欲在零售业界打造一个创富神话,短短两年内,乐客多的门店数量就达到8家,扩张速度之快,让沈建国的人马无力应付。为了继续发展经营,乐客多又运用老办法,先后从乐购、家乐福及好又多等卖场“挖”人才。然而,因各路人马经营理念和模式不成一体,人才虽然众多但却“英雄无用武之地”,最后人心涣散、管理不善,各家门店相继难以维系。 “整个扩张决策,投资方给经营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在重大压力中,一旦熬不过去就只能被淘汰。”绍兴乐客多业主方的有关人士认为。一般大卖场都有一个预亏期,现在很多大卖场到处跑马圈地、大量扩张,投入比较大,因此预亏期也相对延长。一旦经营情况不甚理想,资金运转紧张,就会占用供应商的资金。而一旦资金链断裂,超市和供应商就会双双陷入困境。 乐客多绍兴两家门店开业以来,前期发展状况较好,但后来同样出现困局。业内人士分析,绍兴乐客多的“凋零”,除受集团总部利益影响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环境差异造成的管理脱节。据介绍,绍兴乐客多的工作人员基本是从总部或外地派员,他们对绍兴的地域文化和消费环境并不熟悉,而且,“员工外派”也造成运营成本的大幅增长。 另外,乐客多是绍兴首家推出班车接送的超市,这笔巨大的开支也要计入成本。但绍兴毕竟是一座中小城市,其城市规模导致“超市班车”这种在上海等大城市必不可少的营销策略,在绍兴未能创造出与其投资相对应的效益。 D 乐客多事件发出警示业内人士呼吁“提高准入门槛” 虽然乐客多官司如何了结尚无定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供应商当初与乐客多签订供货合同时多长一个心眼,也许今天的被动局面可以避免。 据了解,柯桥乐客多商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注册资金只有200万元,仅是该超市占用供货商资金总额的十分之一。而更重要的是,供应商签订供货合同的法人——绍兴乐客多有限公司和柯桥乐客多商业发展有限公司均是独立法人,且是有限公司。这意味着,一旦发生合同纠纷打官司,注册资金薄弱的公司最后只能宣布破产。 “大型超市和供应商的货款问题一直是神经中枢。在这个商品供过于求的时代,供应商们为了提高自己的市场份额各显神通。特别是在‘大超市’的招牌庇护下,零售商可以‘挑挑拣拣’,供应商倒是饥不择食,客观上也给了超市钻空子的机会。从乐客多的情况看,供应商和零售商签订合同比较盲目,这也为以后的危机埋下伏笔。”绍兴某律师事务律师指出。 确实,如果当初和供应商签订供货合同的是乐客多集团总部,那么供应商能追回货款的概率无疑要大得多——据了解,乐客多集团总部———上海世琥仓储有限公司的注册资金为1990万美金。 商业地产近年来在绍兴蓬勃兴起、总量剧增,不少开发商为了集聚人气、带动房产销售,想方设法引进大型超市,有的甚至不惜降低门槛,如给予相当长时间的免租期,放松对其资质的审查等等。而许多打着连锁、外资旗号的大型超市就是利用了业主这种急功近利的心态,大胆“借鸡生蛋”,并且屡试不爽。 “在零售业全面开放的时代,更要提高超市的准入门槛,以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在采访中,不断听到有关人士这样呼吁。 “我们要注意规避风险。和乐客多终止合同后,我们选择了华润,之所以选择和华润杭州总部签订合同,是因为他们有1.28亿元的注册资金。”华联国际商贸城的负责人表示。 “乐客多事件”的另一个受损群体则是部分持有消费券的市民。据了解,乐客多关门以后,市民手中持有的尚未消费的购物券逾几十万元。虽然目前法院已接到不少消费者的咨询,但至今还没有受理过该类案子。这部分已经发放的消费券如何处理,目前也还是一个未知数。 (来源:天天商报 何瑛儿 汤桂平)

膀胱憩室医院
武威有哪些免疫科医院
血热崩漏医院
张家界牛皮癣医院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