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单价仅5元的20万块门牌因资金匮乏难上墙

发布时间:2019-10-13 06:41:26 编辑:笔名

  单价仅5元的20万块门牌因资金匮乏难上墙

  近日,江苏南京更换一块路牌花费近3000元引发热议。不为人知的是,南京城区缺失的20多万块门牌,一直因资金匮乏难以上墙。同为城市地理标识,一块路牌能花近3000元,而一块规格最小的门牌仅需区区5元却无从着落两种牌子的不同遭遇,拷问着城市管理。换牌子,不能只顾面子家住五台山附近的孟延波是个老南京,乍听到近3000元一块路牌感觉不可思议。他告诉,自己在南京生活了50多年,少说走遍半个南京,路牌虽然规格不一,但几乎没有缺失,路牌不就是指路的吗?没必要花那么多钱弄成一个样式的。友紫金山在西祠论坛发帖说:这价也太离谱了!原来的路牌有什么不好?如果说要清理变相广告,可以换上公益内容,例如装上周边路段地图等等也行啊。8月1日在下班路上随机采访了7位南京市民,他们均表示,不能认同花这么多钱换路牌,只要不缺失就行了。相比之下,与路牌一样贴近百姓生活的门牌却缺失严重。近日沿着虎踞路做了一个门牌统计。走了约3站路,发现该路东侧街道只有36号、38号、40号、54号、58号、62号、80号七块门牌挂在墙上,中间缺失33块门牌。不仅在虎踞路,汉中路、汉中门大街、石鼓路、三元巷,也都有不同程度门牌缺失。65岁的宗有志1993年就搬进位于虎踞路的清凉山小区,他对门牌混乱深有感触,南边有块40号,然后就直接跳到了54号了。派出所的人过来办事都说,你们这儿的门牌太乱了。据南京市环境综合指挥部通报的信息,南京至少缺失20多万块门牌。杰杰烟酒店位于虎踞路242号,店老板胡先生告诉,临时缺货要叫人送货,因为没门牌,就只好自己在招牌上打印一个。快递员也怕到门牌缺失的小区送包裹,申通快递员李建华说:地方不好找,太耽误时间。南京大学研究生王杨告诉,换路牌可能与青奥会有关,但城市形象不应做面子工程,而应把钱花在百姓切实需要的地方,钱要用在刀刃上。缺牌子,不仅仅因为缺票子南京老城门牌问题一直十分突出。南京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支队政委卢伟告诉,安装门牌最大困难是没有资金。卢伟告诉,物价局有规定:门牌号按照大小,价格在180元到5元不等。属于私人的,由居民个人交付;属于单位的,由单位支付,但这笔钱很难收上来。住在虎踞路附近的倪兴民说:门牌是基础设施,城市建设不该把这点小钱算在百姓头上。截至7月中旬,南京集中整治的600条街道和40条主次干道,已有5000块门牌顺利上墙。这5000块门牌何以顺利上墙?卢伟告诉,关键是采取门牌整治与道路出新同步进行,由财政出钱。据了解,昆山市民政局去年就出台了明确规定:市区楼栋牌号、楼层号、室牌号等地名标志损坏维修资金,由市财政支付;区镇楼栋牌号、楼层号、室牌号等地名标志损坏维修资金,由各区镇财政支付。昆山市公安局户政科科长胡清告诉,依据这一规定,去年,政府出资几十万元,对花园路、北门路、萧林路的门牌进行整治,门牌很快上墙。有关人士告诉,昆山能这样做,南京真要下决心,应该不是太难。门牌虽小,但管好了却是大智慧一方面是每块路牌造价近3000元引起热议,另一方面是与百姓生活更息息相关的门牌,却因资金缺乏难以上墙。一块牌子,考验着城市管理的水平与智慧。让缺失的门牌尽快上墙,最迫切的是解决资金问题,那么安装门牌的费用到底该由谁出?历史上遵循的是谁受益、谁出钱原则,也就是房屋产权人掏钱。但这个原则已不适应现代城市的发展。南京市区划地名协会常务理事薛光告诉,任何城市的管理都离不开门牌,门牌是微地名,是路牌的延伸,属于城市基础设施,应该纳入城市建设和城市管理。政府财政应拿出一部分钱,作为门牌管理的专项资金。南师大社会发展学院院长邹农俭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门牌是城市管理最起码的依据,与城市建设比是小钱,而这笔小钱应该花,也是建设服务型政府的应有之义。10多年前国务院就划分职责:门牌由公安部门移交民政部门管理,但南京至今仍归公安部门管理。南京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办工作人员杜彬告诉,这是因为门牌管理工作很繁重,地名办在区县一般只有一两个工作人员,没有足够人力。而公安部门有充足的人力、物力进行门牌管理。薛光表示,虽然路牌门牌管理部门明确,但还是应该制定一个管理办法,对其管理职责、路牌门牌属性界定、使用年限等做一个规定,将其纳入长效管理机制中,做到有法可依。政府应该从城市管理的高度,制订长期规划,加强对路牌门牌的管理。

凉菜
部位养生
双子座